幼儿园活动

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可是,我想不听话啊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: 张婕  

顺从,成人面对孩子的时候,总是希望孩子如此。这种顺从被扩大到成人社会,我们都被顺从在一种模式下,不用思考,无需质疑,似乎只要在既定的轨道上运转,自然会岁月静好。只是,哪里有真正的岁月静好?于是,那个下午,在幼儿园里,我听到了:

“可是,我想不听话啊!”   

下午加餐后,孩子们围坐在一起和老师做主题活动。滴滴坐在教室门口的玩具车旁,拨弄着车上的玩具。一位老师走过来,邀请她和小朋友一起听故事。滴滴回应道:“可是,我想不听话啊!”最近这段时间,滴滴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应对老师的提醒。

老师温和地说:“哦,滴滴只是现在不想和小朋友一起活动,想在这里再玩一会儿,对吗?”滴滴点点头。

老师也点点头,默许了滴滴的想法。
不过,在老师离开后,滴滴一边扭头看着围坐在一起的老师和其他小朋友,一边走到建构区,想要脱鞋进去,一闪一闪的大眼睛里有几分狡黠,担心被发现却又想要被发现的样子,很是有趣。

于是,老师又走过来询问:“滴滴是想去建构区玩吗?”
滴滴“嗯”了一声。
那咱们先和小朋友坐在一起听故事,一会儿自主工作时间,老师邀请你到建构区工作,好吗?
“好。”滴滴走过去加入了主题活动。

活动结束后,老师请小朋友自主选择工作,并提示小朋友生活区可以制作面点造型,美工区可以做手工……滴滴起身,走到生活区开始揉面团。
刚才和滴滴有约定的老师,询问滴滴是否要去建构区。滴滴肯定地回答:“我不想去建构区了!”然后开始认真地揉面团做造型。

当滴滴说“不”的时候,并非真的想玩车上的玩具,或去建构区游戏,她只是想行使自己的权利,证明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;她开始尝试着向成人提出挑战,试探着成人是如何与她的“不听话”进行交流的。

感谢这位老师,没有简单粗暴地制止孩子说“不”的行为,而是自始至终关注着这名游离在群体之外的孩子,尊重她的选择,又不失温和地规范她的行为。让孩子成长成为一个有思想的独立个体,而不是顺从的绵羊,不也正是我们教育者的目标吗?

孩子能在老师面前坦然表达“我想不听话”,也表明了孩子对这位老师的信任,尤其对于平日不太主动表达和交流的滴滴来讲,更是一种进步。她相信,即使有更严重的“挑战”,老师依然会爱她,会尊重她,会接纳她。这种信任是孩子从家庭环境走入社会后,最需要与周围环境建立的联结,是她安心探索,自由成长的基石。

然而这种信任,在成年人的社会却会被轻易打破,再难建立。于是,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顺从,不听话的越来越少。偶尔有真的勇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却依然被阳光下的黑暗所吞噬。只是,这一次,希望他能安好。

年轻的时候,读《悟空传》,非常喜欢里面这句话:

“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,要这地,再埋不了我心。要这众生,都明白我意,要那诸佛,都烟消云散。

后来,有幸加入教育行业,愈发觉得独立思想之可贵。

不听话的悟空,最终成了斗战胜佛,天庭归于了平静。

然而,总会有稚嫩的声音响起:可是,我想不听话啊!

教育,终归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