幼儿园活动

   

家长说 | 这热闹,是我的,也是你的

 梦梦妈妈

编者按

深秋戏剧节活动中,孩子们选择自己喜欢的绘本故事设计情节、认真排练。


在舞台上正式演出时,孩子们欢乐、自信地表演让台下的老师感到欣喜和意外。


活动结束后,老师回顾总结孩子们的成长和收获时,也不由得为他们点赞。


但孩子们的成长和进步并非一蹴而就,随着年龄的增长,孩子自己成长的愿望,家人的支持,周围的环境都会潜移默化影响孩子的成长。


这篇文章中的老母亲细致记录女儿的成长变化,娓娓道来,也让人感触颇多。




Y             O

这热闹,是我的,也是你的

一个小丫头的戏剧旅程  

 k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01

多年以后,我仍然记得自己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情景: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默不做声地站在教室一角,老师热情地邀请她和小朋友们一起跳操,小女孩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欢笑和喧闹,然后说:“谢谢,不用了,我怕打扰大家(对,不知道我是如何说出这样成熟的句子)。

奇妙的是,多年以后,当她的女儿上幼儿园时,也是在人群之外,睁着乌黑的大眼睛,默不做声,暗中观察的那一个。(大概真的是遗传吧)



5美术活动和烹饪活动

她甚至要更为内敛而隐忍。

有老婆婆看见她压腿,夸奖说“小姑娘练跳舞呀”时,她会立刻涨红了脸,然后手足无措地跑到角落躲起来;她会在当时唯一的一个好朋友转学走后,平静地回答妈妈的关切时说,“妈妈,我不觉得孤单呀,一个人玩儿也挺好的”;她会在其他几个小姑娘聚在一起玩儿公主的游戏,而自己参与不进去时自欺欺人地说:“我才不喜欢公主呢,那有什么意思。”

总是说,总是说,说得连她自己都信了。




02

可是,老母亲爱极了戏剧,灯光下的,舞台上的,需要大声说话直到最后一排观众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,有黑压压的人群观看的戏剧。

好巧,她也是。

在戏剧里,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,可以体验,也可以释放。

尽管在一开始,也是笨拙和小心翼翼的。

我从不否认自己参加家长戏剧社有一半原因是为了她,像任何一个普通的母亲一样,怀有世俗而隐秘的小心思,一直想要努力向她展示这个世界的有趣,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引导她,希望她合群,希望她开朗,希望她落落大方,希望她出口成章。

但她好像总是既欢喜,又疏离。



03


图|《小蝌蚪找妈妈》剪影

我在家长戏剧社参演的第一个角色是《小蝌蚪找妈妈》中的一只小蝌蚪。

丫头哭天抢地的一定要跟着一起看排练,却在指导老师带着练习时躲到一旁死活不肯一起来high。

当我沉浸其中,激动地问她,“你觉得妈妈演得咋样?”她说:“不错。金鱼的裙子很漂亮!”(哼,敢情老母亲为你忙活半天,你都没看我啊!)

在幼儿园的天井剧场,在她面前,我参演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剧。

两年的时光如水般流走,似乎了无痕迹。

不过,完美继承了老母亲四肢不协调的她,渐渐开始时不常地自己一个人一边比划《小蝌蚪找妈妈》里的海草舞,一边咯咯乐;她居然可以熟记《晴朗的一天》里的大段长台词,在奥森的林间拉着妈妈走过满地的黄叶,爬上斜坡,又跨过小桥,演完整段。

当她披上蓝色的野餐垫当作长裙,演一出《冰雪奇缘》的时候,那些似乎和公主有关,却又其实无关的复杂情绪,正在慢慢消解。 

她就像一个小婴儿,在戏剧的梦幻与现实之间,渐渐睁开了眼睛,惊喜地打量这个世界,迷迷糊糊,却又充满好奇


图|《小黑鱼》剪影

老母亲在家长戏剧社参演的最后一个角色是《小黑鱼》里的乌龟。

淘气的乌龟和扇贝的互动逗得小朋友们哈哈大笑。

谢幕时,孩子们欢天喜地地冲上台,她却依然是远远的,有些害羞地笑着,我招招手,走过去,把她抱起来,站到台上一起合影。

她看上去面无表情,甚至有些难为情

常有人会误以为她是不高兴,其实,她是高兴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以及对自己又一次被围观感到无所适从。


图|《一园青菜成了精》剪影

疫情期间,我们几个家长在同班小朋友妈妈——蓁蓁妈的带领下搞起了云剧场《我们一起捉狗熊》,负责扮演小兔子的小丫头完全放开耍起来,在帐篷搭成的山洞外面胆战心惊地偷摸狗熊(外婆)的耳朵,又在逃离追逐后回头对着狗熊吐舌头扮鬼脸。

再后来,幼儿园开了线上戏剧课,从生涩的积木布景到精心摘回小花装点舞台,从怯怯地低声细语到乐不可支地高声入戏,丫头越来越得心应手,乐在其中

甚至在《月亮是谁的》戏剧活动中,正在专心吃树叶的长颈鹿被打断问话时,她借长颈鹿的口满是生气地嘟囔道:“别吵了,都打扰我吃好吃的了!”

那一刻,我竟然有些恍惚,这个常常因为我的担心,蛋糕只能吃到一半就被拿走,却从来默不做声的小丫头,终于在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,用这种方式,让我知道,原来隐忍沉默之下,她是那么地不开心。

她在演剧,也在说出她自己。



04


幼儿园新学期的戏剧周活动中,丫头自告奋勇要扮演《惊喜》中的青蛙。

在家排练起床桥段时,妈妈问:“你早上起床是什么样的呀?”她一下子来了精神:“早上太亮了,我都睁不开眼睛。”她眯缝着眼睛,揉一揉,然后使劲伸个大的懒腰,费力地站起来,然后原地劈了个叉!“我是一只爱劈叉的小青蛙!”

她完全沉醉在表演的世界里,自信满满,闪闪发光。

老母亲惊呆了,配合地送上一波赞美,“这可真是一只很特别的小青蛙,她实在太困了,伸懒腰还不够,得要劈个叉才能彻底清醒过来呢~”丫头心满意足地笑了!

在幼儿园天井的舞台上,在众人的围观下,兴高采烈地,丫头献上了人生的戏剧首秀。

当众表演的压力,大声说话的羞涩,在那一刻,好像都烟消云散了。

   

 图 | 为《惊喜》准备道具



05

小丫头的戏剧之旅普普通通,没有太大波澜,也并不十分出彩。

她只是从沉默到开口,从疏离到融入。

只有我知道,对于这样一个害羞的、内敛的孩子来说,是走过了多么长的一段路。

说教显得聒噪,理论总是苍白,我既不能推她向前,也无法拉她上台,便只是扮上,和她在人生的舞台上,演这一出戏,陪她体验悲喜,触摸四季,以及学会表达和处理,那些曾经不知如何开口的小小情绪。







梦梦妈妈

小橡树在园家长,一丝不苟的地产金融从业者,以及在小橡树获得力量、和娃一起成长的欢乐伪文艺女段子手


参演剧目:

              《小蝌蚪找妈妈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《一园青菜成了精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《小黑鱼》等

共同编剧:《遇见你,真好》等


输12





  E N D   -

文字|梦梦妈妈

排版|贾会芳

照片|橡树农夫、“咔嚓咔嚓”影•橡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