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友动态

少年梦,江湖情 | 悼金庸

—— 2019-1-5 22:21:09

忙碌于月考,埋没在字符公式中,理性与逻辑主导着生活。想不到静坐在桌前,撰写一篇文章却已成为一种奢求。距离10月30日已经整整十天,终于得空悼念查先生,追寻那逐渐消逝的少年梦,江湖情。

书读的不多,作者认识的寥寥无几,但是“金庸”二字,在我年少无知的岁月里,留下了浓艳的一笔。那是一个栩栩如生、波澜壮阔的武侠世界,那浪漫主义满足了我对江湖二字的所有想象。

哪个热血少年不曾想象自己如书中的大侠一样身怀绝技、救国救民、酒剑随马、肆意江湖?

哪个窈窕少女不曾遥想小龙女的绝世风华,慨叹“风陵渡口初相见,一见杨过误终生”的无缘,痛心于“七心海棠成灰烬,幽情一片别时浓”的程灵素?
记得四年级还是五年级第一次翻开《射雕英雄传》,还没读完一章,“江湖”已在心中悄然铺排。读到丘处机以一杀七时,一度以为他就是武功的登峰造极。当听到我爸讲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时,将信将疑,不能信服武功竟然能强过全真七子。

曾憎恶梅超风的狠毒,曾讨厌郭芙的狭隘,曾厌恶仗剑江湖为红颜的段誉,曾不解为何黄蓉独爱靖哥哥,曾深恨李文秀这般好姑娘却只能独走天涯,曾为塞上牛羊空许约潸然泪下,曾因躺尸剑法忧惧人心黑暗,曾感叹生死符的威力,曾纠结胡斐那一刀究竟落没落……

要说古龙武侠完全跳脱历史,梁羽生却局限于史实,金庸的小说则很好地平衡了历史和虚构。小学经常抱着《中华古诗文读本》背诵其中的诗词,朗读其中的文言文。四五年级的一日恰读到丘处机的《无俗念》,我才了解到原来历史上真有丘处机一人,且其修为高深、心胸宽广。不以闭月羞花、沉鱼落雁比美人,却用梨花赞姑射真人。
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。孤独封剑神僧故,江湖一部笑忘书。”江湖不仅仅是刀光剑影,江湖更是人情世故,是山不向我走来,我便向山走去的胆气;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;是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的家国情怀。

琅琊月下的追风逐沙,小桥流水的寻常人家。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江湖,江湖在脚下,亦在心中。人生之路亦是一场江湖之行,无论是刚提笔扇头空白处的后生少年,还是能一苇渡江独领风骚的江湖豪侠,在历经那些纷纷扰扰,风月情愁后,真正想要的恐怕都是那份归隐山林,依楼听雨的释然心情。

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,而江湖也自古在人心。当心有了归处,身就不再漂泊。若能渡过一程惊涛骇浪,渡得一路坎坷崎岖,真正相忘于江湖,那自然会心生坦荡,意如清风。

江湖不老,桃花岛的桃花依旧,华山绝顶的苍松仍茂,雁门关外的寒蝉不衰,凌波洞里的月光仍明,风陵渡口的滚滚江水还流,逝去的只是少年那份赤子心,少年那份江湖梦。

十五本书,十三部曾读过。该忘的人名也是忘了,武功也是遗忘,快意恩仇也是记不清了,但是那份激荡,那种情怀却自始保留。留一本《鹿鼎记》剩一本《碧血剑》,也算留一份念想吧。

2018年11月10日于Ithaca